您现在的位置:南京脑康中医医院 > 神经疾病诊疗中心 > 强迫症 >

一例强迫症的面具重建

  一、案例摘要

  患者女性,26岁,未婚,一见到神像脑中就会出现不好的想法,认为这是亵渎神灵,会受到报应,极力克制,却无法摆脱。

  所谓不好的想法是一些观念,如大便、月经、人妖、猪等,属于强迫性对立思维。

  关于月经,患者认为是受了奶奶的影响。奶奶说过,月经期的女人是不净的,不能进寺庙,不能烧香拜佛。关于人妖,患者的解释是,大多数佛像看起来都是不男不女的。

  患者自己没有宗教信仰,所以并不相信亵渎神灵会遭报应,认为这种想法很荒唐,属于封建迷信,极力克制,但克制不住。

  为了防止上述想法的出现,她总是小心翼翼地避开寺庙和教堂,不去摆佛堂和挂神像的人家做客。凑巧的是,她的奶奶信佛,外婆信上帝,因此她很长时间没有去看望她们了。她觉得这是不孝,内心非常痛苦,严重时曾经产生轻生的念头。

  以上症状是不知不觉中产生的,没有明确的诱因,缓慢起病,进行性加重,持续时间大概有十来年了。三年前,强迫症状加重,对工作、生活和人际交往产生影响,所以开始寻求治疗。拒绝服药,认为心病还需心药医,所以对心理治疗情有独钟。自己看过不少心理学书籍,试过认知、行为、森田和精神分析,效果不,没有坚持下去。

  另外,患者还有其它强迫症状:(1)怕脏,爱干净,反复清洗;(2)爱整齐,被子、衣服、毛巾必须叠得非常整齐,连拖鞋也要摆得端端正正。

  二、面具分析

  根据患者所描述的症状,我们识别出了以下面具:

  1、恶魔

 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恶魔。恶魔喜欢搞破坏,专门破坏美好的东西。它较爱跟神灵作对,一见到神灵就想讲粗话,目的就是侮辱神灵。

  讲粗话属于言语攻击,是破坏和攻击行为的一种,与人类的攻击性和死亡本能有关。

  人人都有攻击性,这是一种能量,必须通过某种途径予以释放。较直接的释放形式是打人和毁物,其次是骂人和讲脏话,除此之外还有间接的释放形式,如主持正义、打抱不平、以暴制暴,另外就是升华,如体育运动、文艺活动等。如果释放不了,能量会转向自身,导致自我伤害。轻生的念头就是这样产生的。

  2、信徒

  信徒相信超自然力量。他们对神灵的态度是:又敬,又怕,又爱。

  在信徒的眼中,神灵的爱是有条件的:如果按神灵的要求去做,会得到嘉奖和庇护;如果不按神灵的要求去做,会受到惩罚和报应。

  随着科学的发展,信仰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弱。但是,在潜意识里,我们都是原始人,跟原始人一样具有宗教情结。面对变幻莫测的大自然,刚刚摆脱动物状态的原始人时刻处于莫名的恐惧之中。他们猜想有一位神灵主宰着一切,谁要是做了错事,就会受到惩罚。这样的神灵其实是父亲的化身。一般认为,母爱是无条件的,父爱是有条件的。赏罚分明的神灵是父性的。

  3、神灵

  不难看出,患者心中的神灵跟恶魔没有什么区别。如果她懂一点佛教或基督教,就会发现,佛和上帝是非常慈悲的,他们跟恶魔有天壤之别。恶魔喜欢处罚,只要你做错了事,被他抓住把炳,他就会毫不留情地惩罚你。佛和上帝却不是这样。佛的目标是普度众生,不管你有没有罪;而上帝的口号是专门拯救有罪的人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讲,佛和上帝属于母性的神灵,他们的爱是无条件的。

  综上所述,我们把神灵分为三类:(1)善神,如佛和上帝,慈悲而博爱;(2)恶神,专门找茬,然后进行惩罚;(3)中性的神,有赏有罚,赏罚分明,属于父性的神灵。

  患者只有恶神面具,没有善神面具,这是神灵面具的缺陷,可能是恶魔面具污染了整个神灵面具。

  4、罪人

  患者把恶魔的恶行归到自己头上,认为是自己亵渎了神灵,罪恶深重,必遭报应。其实,应该受到报应的不是患者本人,而是她的恶魔面具。

  但是,每个人都犯过错误,从某种意义上讲每个人都是有罪的。所以,患者视自己为有罪之人也是全部可以理解的。重要的是,她到底犯了什么罪。她只需为自己所犯的罪而受处罚,没必要为恶魔承担罪责。

  有罪并不可怕。正是因为有罪,所以需要被拯救。信徒和罪人没有本质的区别。有罪是信仰的前提。

  5、无神论者

  患者说自己没有宗教信仰,根本不相信有天堂、地狱和来生,不相信因果报应,说明患者心中有一个无神论者面具。这个面具的存在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。如果没有这个面具,患者全部可以通过皈依佛教或基督教来消除强迫症状。

  我们暂且不管到底有没有上帝,从心理学的观点看,无神论否认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实际上是一种心理防御,即否认作用。这种否认通常源于恐惧。如果上帝是仁慈的,姑且信之有何不可?所以说,否认的前提是认为神灵不仁不慈,把神灵等同于恶魔。

  6、清洁工和检查员

  患者喜欢清洗和整理,说明她有一个清洁工面具。随着病情的发展,强迫症病人往往会对自己的清洗行为找出一个理由,那就是怕脏、爱干净,这是检查员面具。

  人格面具理论认为,有一个面具,就会有一个与之对抗的面具。有清洁工面具就会有“邋遢鬼”面具,有检查员面具就会有“糊涂虫”面具。对立面具的存在起着平衡心理的作用,同时也是强迫症状的根源。两个面具互相对抗导致强迫和反强迫。患者的清洁工面具和检查员面具处于优势地位,而邋遢鬼面具和糊涂虫面具没有充分显现出来。所以,她认同了自己的清洗、整理、爱干净、爱整齐的行为。换句话说,她的清洗和检查行为不属于强迫症状,而是一种习惯或癖好。但是,这种癖好已经对生活和工作产生影响,应该予以矫正。

  三、分化

  通过面具分析,患者学会了识别不同的面具。

  当患者走进寺庙或教堂时,她是戴着信徒面具的。一见到神像,恶魔面具就跳了出来,一个劲地讲脏话。神灵面具就指责它说:你这是对我的不敬,我将惩罚你。这时候罪人挺身而出,主动承担了所有的罪责。而无神论者说,这一切都是假的,我根本不相信。于是,无神论者受到了恶魔、神灵、信徒和罪人的联合攻击。

  下一步是让患者有意识地使用各个面具。通过使用,面具变得越来越清晰,更容易被识别。

  戴上恶魔面具,患者露出一副凶相,恶狠狠地说着脏话,简直不堪入耳。然后换上神灵面具,对恶魔的罪恶行径进行谴责。有意思的是,神灵的语气也是恶狠狠的。经过治疗师的提醒,患者会意地笑了。重新来过时,神灵的神态就和蔼了许多。

  通过分别扮演恶魔和神灵,患者逐渐意识到两者的区别:恶魔说脏话是出于本能,神灵训斥人是因为人有罪;恶魔的凶狠是无条件的,神灵的严厉是有条件的;恶魔只有憎恨,神灵爱憎分明。

  戴上罪人面具时,患者低头弯腰,一脸的愧疚,嘴里不断地说着“我有罪,我该死,我会下地狱”。忽然,她眼睛一亮,争辩说:“我有什么罪?我没有亵渎神灵,是恶魔亵渎神灵。它亵渎神灵的时候一点儿也没有内疚和自责,反而心安理得。我为什么要替它受过?”这说明患者已经能够区分恶魔和罪人。不过,说自己没有罪是不对的;每个人都有罪,每个人都是罪人。你说过谎吗?拿过别人的东西吗?损坏过东西吗?骂过人吗?不过,这些都是轻罪,忏悔、改正、弥补就可以,下不了地狱。

  同时,我们还帮患者区分了正在犯罪的人和承认自己有罪的人。正在犯罪的人往往意识不到自己在犯罪,因此没有罪恶感,跟恶魔一样,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理所当然的。承认自己有罪的人则有罪恶感,他们害怕受罚,因此会采取一些措施来减轻自己的罪行,如忏悔、改正、将功赎罪,或者销毁罪证、否认有罪。但是,在神灵面前,销毁罪证和否认有罪是没用的,神灵明察秋毫、无所不知。

  除了害怕受罚,罪人还有一种相反的心理,那就是甘愿受罚。如果得不到应有的惩罚,他们还会采取自我惩罚。

  四、整合

  接着,让患者戴上信徒面具。结果发现,信徒面具和罪人面具非常相似,都是低头哈腰、毕恭毕敬、羞愧、内疚、谦卑、虔诚。患者意识到,信仰是赎罪的一种方法。因为有罪,才需要被拯救。所有的信徒都是罪人。

  历史上有一些伟人,他们不光是为自己赎罪,还为别人受过。譬如耶稣,他把全人类的罪行都承担了下来,后人只要信他就能得救,无需再受罪。

  下一步是把信徒面具与无神论者面具进行溶合。先由患者扮演无神论者,治疗师扮演信徒,双方展开对话。扮演无神论者的患者咄咄逼人,把对话变成了辩论。治疗师只好暂时让步,让患者赢了榜首回合。然后改由患者扮演信徒,治疗师扮演无神论者。患者还是咄咄逼人,没有一点信徒的谦卑。治疗师向她指出以后,她陷入沉思。接下来由患者一人交替扮演信徒和无神论者,进行自我对话。这时候,问题来了,患者处于强烈的内心冲突之中,寝食难安,非常痛苦,因而中断了治疗。

  虽然治疗暂时中断了,但自我对话并没有停止,它实际上已经演变成了新的强迫症状。在此期间,患者找过其他医生,还吃过药,症状没有缓解,较后又回来了。

  患者要求终止自我对话,治疗师表示无能为力,只能让它继续下去。同时,治疗师让患者把信徒和无神论者的观点都写下来,然后逐条进行分析。结果发现,排除了语义上的分歧以后,两种观点之间的对立并不像患者想象的那样强烈。例如,信徒认为,有些神秘现象是科学所无法解释的,而无神论者承认现代科学还不够发达,不能解释所有的现象。信徒称之为上帝的那个存在相当于无神论者所说的自然规律。无神论者并不否认天堂和地狱的存在,只是认为天堂和地狱不在宇宙的某处,而在人的心中。在他们看来,烧香拜佛没有实际意义,但能起到心理安慰的作用。有些无神论者还认为,上帝就是外星人。

  五、重塑神灵

  患者的无神论者面具是为了对抗神灵而建立的。在患者看来,神灵是非常可怕的,它喜欢惩罚人,而患者偏偏又犯了亵渎神灵的罪行,所以只能用无神论者面具来否定这一切。但是,无神论的信念又不太坚定和,因此总是担心万一真有神灵怎么办。如果神灵不是那么可怕,她就用不着动用无神论者面具了。

  其实,神灵并非都像她想象的那么可怕。神灵有善、恶和中性之分,就像人分好人、坏人和一般人。从宗教发展的历史来看,先有恶神,后有中性之神,较后才出现善神。换句话说,神灵也是不断进化的。早期的神灵喜欢跟人类作对,后来渐渐变得宽容、大度和慈悲。

  其实,神灵没有进化,而是人类的神灵观念在进化,它跟人类的心理和社会的发展是同步的。随着心理和社会的发展,人类变得越来越自信,对世界和神灵的看法也越来越积极。

  患者的心中只有恶神和中性之神,没有善神。所以,她对神灵只有恐惧,没有崇敬和感激。说明她还处在原始社会或儿童期,这是心理发展滞后的表现。她必须重建神灵,在心中塑造一尊善神。她的奶奶信佛,外婆信上帝,不是正好可以跟她们学吗?其实,患者就是跟奶奶和外婆学歪了的。

  奶奶和外婆都没有文化,她们对宗教一知半解,只是盲目崇拜和迷信。在她们的眼里,佛和上帝就是恶神,整天等着信徒来膜拜、烧香、奉献、贿赂。如果你出手大方、态度虔诚,就会给你好处,甚至有求必应;如果你做得不到位,就对你不理不睬,见死不救,甚至打击报复。在奶奶和外婆的眼里,佛和上帝还是怨家,不但自己互相争斗,还要教唆信徒互相争斗。所以,奶奶和外婆一直不和,一见面就吵架,贬低对方的信仰。她们还经常在患者面前讲对方的坏话,目的是把患者拉拢过来。

  患者从奶奶和外婆身上获得了奶奶面具和外婆面具。奶奶和外婆都有两面,善良的一面和恶毒的一面。善良的奶奶和外婆严以律己,宽待他人,心地善良,态度和蔼,言行举止全部符合善男信女的标准;恶毒的奶奶和外婆敌视异己,互相攻击,甚至辱骂和亵渎对方的神灵。患者把这一面内化而形成恶魔面具,一见到神灵就脏话连篇,不管是佛还是上帝。

  所以,不能让患者跟奶奶和外婆学。但是,也不能跟别的人学,因为大多数信徒对宗教和神灵的理解跟她的奶奶和外婆差不多,门户之见太重。

  俗话说:“佛在心中驻,莫向身外求。”患者心中必有善神,就是她自身的佛性和神性,只是没有显现出来而已。这个善神隐藏在别的面具之中,譬如奶奶面具和外婆面具。接下来就是让患者扮演善良的奶奶和外婆,通过强化善良的一面来激活善神面具。恶毒的神灵总是互相对抗的,而善良的神灵,譬如佛和上帝,是能够互相包容的。

  六、阻抗

  在自我对话阶段,患者产生了阻抗,一度中断治疗。产生阻抗的原因是自我对话变成了自我辩论,不但没有缓解症状,反而使病情加重。这说明,辩论是不利于面具溶合的。人们在辩论过程中不但不会求同存异,反而夸大观点的差异,不但不会接纳别人的观点,反而抓住别人的逻辑错误不放。当自己的观点受到攻击时,不但不会修改观点,反而强词夺理,固执己见,更加旗帜鲜明。

  自我对话和人际对话一样,目的是消除误解,求同存异。只有这样,才有可能把分离或对立的面具溶合起来,完成心灵的统一。

  另外,在面具分析阶段,患者已经表现出对恶魔面具的抵抗,开始是否认自己有恶魔面具,后来则要求消灭恶魔面具。当治疗师要求她像恶魔那样说脏话时,她忸忸怩怩,很不情愿。经过再三敦促,反复强调只是“表演”,她才进入状态。当然,不是对着神像说,而是对着凳子说。开始是跟着治疗师说,后来才自编自演,越来越投入,像讲顺口溜一样,脏话连篇。

医院首页|医院概况|新闻动态|媒体报道|党政工作|名家名医|自助挂号|在线问答|来院路线|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 南京失眠科医院 南京脑康中医医院
医院地址:南京市鼓楼区热河南路207号
医院电话:170-5125-9120